当前位置: 陈洲刘氏 > 古今人物 > 人才辈出 >

辈分序列

伯千富德淳

添克日衣玉

金存家希宗

如秉先隽法

彝伦叙复敦

忠清胥孝友

宏远起新声

从陈家洲走出的旷古奇才

时间:2013-06-03 16:20 来源:陈洲刘氏宗亲网 作者:陈洲刘氏 点击:

“我家门外长江水,江水之南山万重。今日却从图画上,青天遥望九芙蓉。”这是桐城派大家刘大櫆吟诵家乡陈家洲秀美景色的一首诗。刘大櫆这一旷古奇才让陈洲刘氏名扬中外,也成就了桐城派二百余年的基业。
  
  桐城派的拓大者
  
  刘大櫆(1698—1780年)为陈洲刘氏十八世祖,字才甫,一字耕南,号海峰,今枞阳县汤沟镇陈家洲人。櫆,北斗星。家人给他取这个名字,可见对他的希望极高。
  
  刘大櫆自小便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,埋头苦学儒家典籍。弱冠之后,他的学识已大有长进,诗文在当地颇有些名气。然而,命运似乎并未青睐这位勤奋的读书人,刘大櫆多次参加科考却都名落孙山,到第10次参加科考时,才中了个秀才,终于取得了设塾课徒的资格。
  
  刘大櫆曾先后到浙江、湖北等地为学幕,长期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。乾隆二十六年(1761年),年逾花甲的刘大櫆出任黟县教谕,直到69岁时才辞任。在黟县他结交了一大批名重一时的学者文人,时常对酒当歌,谈古论今。乾隆三十六年(1771年),刘大櫆辞任归乡,在家乡讲学授徒,培养了一批后起之秀,弟子中以姚鼐、吴定最有名。乾隆四十四年(1779年)10月,刘大櫆终老枞阳镇,享年83岁,葬于今枞阳县金社乡向荣村的刘家山。刘大魁一生笔耕不辍,为后人留下一大批诗词文章,对“桐城派”的最终形成起到了承前启后的衔接作用,被称为“桐城派的拓大者”。
  
  文章闪烁民本之光
  
  国学大师刘师培说,桐城古文家“惟海峰稍有思想”。有独到见解的刘大櫆在对仕途失去信心后,转而将精力全部用在了文学创作上。正因为这种宁静淡泊、不为功名利禄所困的心境,才使刘大櫆成为一代文豪。
  
  与方苞、姚鼐不同,刘大櫆在天道、理学、伦理等方面有自己独特的看法,在一定程度上,他接受了戴震的唯物主义思想。对不合理的社会现象,他敢于一针见血地道破真相。刘大櫆主张“君臣以义合”、“合则留、不合则去”,反对“臣死其君”的愚忠思想。这些从民本思想出发的惊人议论,恐怕是方苞、张廷玉们连做梦也不敢说的。刘大櫆在科举之路上最终败走麦城,其原因可以料想得到。
  
  在散文理论方面,刘大櫆提出了“神气”说。“神”即精神,具体地说,就是指作者的心胸气质在文章中的反映。刘大櫆所谓的“神”更侧重于感情,富有个性。“气”指洋溢于文章字里行间的气势,它是取决于“神”的。如若“神”与“气”趋于统一,就会逐步形成文章的艺术境界。刘大櫆虽师承方苞,但对方苞的文学理论又做了新的阐发。其文多铿锵上口,音调高朗,富有韵律之美。刘大櫆的文学主张和文章特点,对后来“桐城派”文人产生了巨大影响。
  
  诗歌“不向人鸣”
  
  刘大櫆之为诗,与其为人,与其为文,都是一致的。《岳水轩诗序》一诗表现了刘大櫆胸怀抱负而不遇,正大充实之志受压抑,而亲民之意、不平之气鼓荡其中,发而为诗,更具感染力。另一首《题巴船出峡图》则描写细腻,字字铿锵,气势磅礴,感情深沉。在声色气势与文采上完全可以与李白的《蜀道难》媲美。
  
  刘大櫆的优秀之作俯拾皆是,均美不胜收。就艺术师承来说,刘大櫆五古《感兴》、《杂兴》一类咏怀之作,得之于阮籍为多。写景之作,又往往有谢朓、谢灵运之格局。七古多悲歌慷慨之作,鲍照而外,李白、杜甫、韩愈、苏轼的影响皆有之,而又以李、苏为多。近体得之于杜甫为多,境界壮阔,但与杜相比,尚欠沉郁,气势勃勃,则又与陆游为近,七律尤是如此。至于以单行之理入排偶之体,文气旋转而下处,则是又参之于黄庭坚了。吴孟复先生在《刘大櫆集序》中说:“就桐城来说,刘诗在钱(澄之)姚(鼐)之间,亦如其文在方姚之间一样,起了承先启后的作用。”
  
  刘大櫆研究会发展方向
  
  “枞阳县刘大櫆研究会”已经县文联批准,县民政局登记,同时在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设立刘大櫆文化研究室。该会计划每年举办一次刘大櫆研究年会,内容从诗、散文、艺术等不同角度切入。此外还准备举办刘大櫆研究论坛,刘海峰诗会,出版刘大櫆研究会刊、简报、丛书,将研究成果择优刊发,等等。当然,这些工作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度还是非常大的。特别是资金这一块,就要依靠社会各界人士的支持了。
  
  (作者为枞阳县委外宣办主任、枞阳县政府新闻办主任)
  
  从这里,吹响渡江战役的进军号!
  
  ——探访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战役中线指挥部旧址
  
  “钟山风雨起苍黄,百万雄师过大江。虎踞龙盘今胜昔,天翻地覆慨而慷。宜将剩勇追穷寇,不可沽名学霸王。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”1949年4月,毛泽东为渡江战役胜利写下了这些壮美诗句,至今读来仍令人感到荡气回肠,热血澎湃。
  
  历史的车轮驶过了62个春秋,如今站在枞阳江堤上,那阵阵喊杀声、枪炮声似乎穿越了时空,依然响彻在耳边。
  
  从这里触摸历史脉搏
  
  在枞阳县城繁华的正大街上,耸立着一座粉墙青瓦、古色古香的门庭,直插云霄的马头墙,悄然延伸的飞檐翘角,推开大红而厚重的木门,踏上苍苔斑驳的石阶,就能进到一个高大而庄重的厅堂,这里便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战役中线指挥部旧址。二野三兵团司令员陈锡联多次于此召开军事会议,部署渡江战斗任务。
  
  屋内设有展览室,陈列着当年渡江战役中的许多文物,还悬挂着渡江战役中线渡江点示意图。厅堂的正中摆放着一挺马克沁重机枪,能想象出它打倒了多少个敌匪,击溃了多少道防线。机枪正对面摆放着一艘帆船,它只是万千参加渡江战役中的一艘,虽已伤痕累累,但是它见证了渡江战役那一伟大时刻。当年解放军战士就是登上这种帆船,越过长江天险,击退敌军,取得了渡江战役的全线胜利。
  
  看着眼前的一切,思绪仿佛回到那段峥嵘岁月。人民解放军与枞阳群众并肩作战,团结奋斗,共同抗敌。他们的热情空前高涨,全身心投入支前准备,为渡江战役的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  
  机灵侦察员“小洋头”
  
  陶筱亚,革命代号“小洋头”,1933年出生于枞阳破罡陶家享堂。他在投身革命时,正赶上渡江战役的前期,于是从事了地下交通员、侦察情报员和财粮干事等职务。
  
  1948年7月,渡江战役即将打响,只有15岁的陶筱亚任地下交通联络员,担负着侦察长江北岸枞阳及南岸池州地区的渡江前线敌情。
  
  搜集情报和分送情报是跟敌人斗智斗勇的事。据陶筱亚回忆,1949年正月底,陶筱亚接到上级命令,侦察长江北岸土地岭四公里地的驻敌情况,这里驻扎着国民党周连开的一个团防部队。年龄尚小的陶筱亚机智勇敢,思维敏捷,采用心理战术吓退了江北敌军的驻守将士。陶筱亚因此受到领导的表扬,大家也都喜爱地称他为“小洋头”。
  
  昔日的“小洋头”,如今已是子孙满堂的老人。离休后的陶筱亚还被枞阳县政协聘为文史研究员,参与编纂地方志。
  
  渡江战役在枞阳
  
  1949年,辽沈、天津、淮海三大战役结束,国内形势发生根本性变化。国民党主力军已被歼灭,残余的一百多万人分布西北、西南、台湾和长江以南的广大地区。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”成为全国人民的共同心愿。
  
  据史料记载,中线渡江可以减少伤亡,而且最快达到攻击效果,为东部进攻创造有利条件。枞阳沿江河汊众多,便于大军操练,从而成为中线渡江的最佳地点。于是第三兵团司令陈锡联、政委谢富治将司令部迁到枞阳,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线渡江指挥部设在枞阳镇陈氏宗祠。
  
  1949年4月21日下午4时,十一军军长曾绍山等到达渡江前沿指挥所,渡江部队各梯队在石塘湖通向长江的一条水道里登船。此时,江堤上5个高音大喇叭向江南敌军阵地播放我中央广播电台由毛泽东主席、朱德总司令颁布的《向全国进军的命令》。广播一停,我各炮兵部队按照原定射击目标,猛轰南岸敌军防线。6时许,我军第一批突击船只渡过长江天险,胜利抵达南岸。部队登陆后,势如破竹,22日上午乘胜歼灭国民党96军,解放了贵池、殷家汇。当夜又全歼由安庆逃窜至殷家汇附近之敌174师。25日与皖南游击队胜利会师于大洪岭,直向浙、赣挺进。
  
  1949年4月下旬,毛泽东主席为新华社亲笔写下新闻稿,向世人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渡过长江天堑,进占南岸的消息。这份不到200字的电文稿,就是渡江战役的真实写照。
  
  (作者为枞阳县委外宣办主任、枞阳县政府新闻办主任)

(责任编辑:admin)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陈州刘氏宗亲网站 上线于2011年2月 感谢陈洲刘氏修谱组刘方提供本站资料

    总访问量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