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陈洲刘氏 > 一脉相承 > 汉家风韵 >

辈分序列

伯千富德淳

添克日衣玉

金存家希宗

如秉先隽法

彝伦叙复敦

忠清胥孝友

宏远起新声

唐末刘巨容介绍

时间:2013-03-01 08:33 来源:转载 作者:刘秀 点击:

说起刘巨容,估计稍微熟悉一点唐末历史的人都是会知道的,他就是那位虽没能匡扶残唐之既倒,但却重创了黄巢义军元气的人,他使冲天大将军的春风过早地遭遇了寒流,他使残唐曾经显现了一丝回光。然而,大唐的江山最终还是旁落了,不过不是黄巢,而是落在了那位著名的降将,朱温的手里了,但这与刘巨容已无多大的瓜葛了,因为907年天塌下来的时候,刘早已撒手人寰18年了。

    刘巨容,字德量(826—889年)。关于他的乡关,我查了目前所有面世的史册,只知道他是来自于徐州那个地方的,具体是何乡是何村,无人知晓。在王定保(870940)晚年所撰的《唐摭言》中,我们可以看到《与巨容幕吏书》云:已出无礼之乡,渐及逍遥之境。由此可见生刘的乡野,那是粗犷的。虽说王的文章所载多委琐(清代李慈铭语),内容荒诞,可信度值得推敲,但生活在残唐五代初的他或许是知道刘巨容的。

    史册中关于刘巨容的记载重点在于他的军事生涯,关于他的家事,鲜有资料。在民间,比较有影响的是弋阳县的那个刘氏正源谱和南昌梓溪的刘氏宗谱序。它们皆称唐初刘德威下八世左右为刘巨容,郡望滁州琅玡和彭城徐州。彭城徐州那是汉高祖刘邦的桑梓地,是天下刘氏共同的郡望,意义不大。滁州一地我猜想可能是刘氏在唐初以前的聚居地吧,因为刘德威家族生活在镇江一带始自晋室南迁,而滁州与镇江相去不远,莫非滁州就曾是刘氏的第二个桑梓地?根据江西刘氏族谱,刘巨容祖父刘近仁,生三子:刘隆道、刘隆德、隆文,刘隆道生刘巨容,而刘隆德生刘孟昭、刘仲昭。刘仲昭后裔,安徽陈洲刘氏族谱称“不必赘第念近仁公世居河南洛阳生三子,长隆道,次隆德,小隆文”。南昌梓溪刘氏谱序称,德威下四世为承庆,承庆生巨敖,为朔州刺史,因家阳曲(今山西省)。巨敖生讼,讼生昌裔,德威下八世为巨容,巨容三子:汾(排行第十四)、迴(排行第十八)、迪(排行第十九),次子刘迴过继给刘孟昭为子。安徽《齐山志》记载,刘孟昭,字仁福,世居洛阳,因讨伐黄巢有功,累官山南东道节度左副使、池州判官,卒于池州,葬于齐山山南。其弟刘仲昭,为唐乾符年间进士,曾任贵池县令,并举家南迁池州。看来刘巨容和池州判官刘孟昭好像是堂兄弟呢,但是南昌谱序并没有说清刘昌裔和刘巨容之间的直接关系。最近发现的湖北刘氏大乘谱称,刘昌裔(751-813年,世居河南洛阳)子元一,朴直忠厚,少有武艺,为淮南军衙门将。是不是刘元一就是刘近仁呢,也很难断定。因为谱牒的名讳繁多,往往掩没了真实,况且历代的传抄,不免产生谬误。但观刘氏诸谱,大唐近300年间,从刘德威而至刘巨容,大致经历9代左右,与滁州,与洛阳,与徐州好像都有点关系。谱牒这东西,不可太信,不过也不可不信,从中寻觅,或许能抓到一点眉毛,那就是,他刘巨容,行伍世家,应该没错。

    刘巨容的仕途是腾达的。“薛能尚书镇彭门,时薄、刘巨容、周岌俱在麾下。未数岁,溥镇徐,巨容镇襄,岌镇许,俱假端揆。故能诗曰:旧将已为三仆射,病身犹是六尚书。《唐摭言》卷十五),薛尚书的意思倒不是妒忌旧将,而是自命自己也不凡。刘生逢乱世,又能打仗,因此以军功见拔的确立竿见影。刘巨容历任埇桥镇遏使、明州刺史、楚州团练使、蕲黄招讨副使、襄州行军司马、检校右散骑常侍。乾符六年879年),黄巢大军北伐时,唐廷授刘巨容为山南东道节度,全面部署对黄巢义军的来犯。后来黄巢陷落两京,刘巨容合诸道兵勤王,唐廷又授其南面行营招讨使,累兼天下兵马先锋开道、左金吾大将军、供军粮料使、检校司空,封彭城县侯。

    刘巨容的军事生涯中,甬桥大战算是初露锋芒了,而襄阳会战则是威震华夏。埇桥之战之惨烈,后人曾闻风而感怀。当时的浙西突阵将王郢反叛,来势汹汹,一路豪夺。刘巨容用筒箭将其射杀,力挫叛军,大获全胜。襄阳会战,那可是大唐能够残喘的中坚之战。当时的黄巢义军,已经从东南沿海的福建到岭南的广东广西兜了一大圈,所到之处,皆望风披靡。879年,冲天大将军吹响了北伐的号角,当时的起义军号称50万之众,剑锋直指江陵,大唐朝野上下一片慌乱。鉴于刘巨容的英勇善战,就把山南东道节度使的大印交给了他。刘巨容还真不辱使命,率领长子刘汾等父子兵与江西招讨使曹全晸合军,诱敌深入,斩杀十之七八,结果,黄巢义军大败而逃。

    关于黄巢在此次会战中夺路逃生的事情,史家多有记述。刘巨容也因为随口说那句著名的话“朝家负人,有危难,不爱惜官赏,事平即忘之,不如留贼,为富贵作地”,而留下了“玩寇自重”的不雅之号,这也许是他最后被诬陷致死的一条罪状吧。大约800年后,明末清初王夫之先生(1619-1692年)在他的《读通鉴论》里说,“刘巨容可自致于高位,而能奋勇以破黄巢,然且身死而族灭,盖为伪金以欺天下,鬼神之所弗赦也。要其术,则市井小人为锻工者之陋技而已矣。刘巨容能烧药为黄金,田令孜求方不与而见杀,非巨容之吝于与也,其术甚陋,不可以告人也。”这段话,前面是高估了刘巨容的谋略了,他果如后世的袁崇焕大将军,如其不被皇帝杀了,就能力保大明之不倒?对于大唐的灭亡原因,我不想解释过多,历代已经有很多的深刻分析了。有一点必须指出,即使刘巨容当时能立斩黄巢,大唐就不会灭亡吗?不一定。众所周知,黄巢最后还是死了,刘巨容长子刘汾与李师锐,还有黄巢手下原来的那位大将尚让(后来降唐了)追至虎狼谷,最后黄巢被自己外甥杀了去请功。黄巢死了,而大唐的江山呢,最后还是让与别人家了。大唐的末代,诸侯各霸一方,政令不畅,那个时代,就是孔明在世也不一定能妙手回春吧,更何况刘巨容只是一将之才,并非管仲和乐毅。后来,秦宗权降黄巢(883年),后攻占襄阳,这位赫赫有名的襄帅也不得不西入蜀地去找他的皇帝了。这说明他刘巨容并非百战百胜,还打不过自己原先的同僚呢。

    俗话说“穷寇勿追”,身为大将的刘巨容不可能不知道的,加之黄巢那时并未到山穷水尽的时候,虽遭重创,但元气尚存八万(俞兆鹏教授《黄巢生平事迹考异》),后来还一路转掠饶、信等15州,可见其锋芒并未钝锈。刘巨容当时是否真的放开一条生路给黄巢,留给自己今后一个富贵之资,恐怕只是一些文人墨客的臆想猜测吧。殊不知,“敌我”形同“水火”,刀枪那可是不长眼睛的,刘巨容就一定知道他就是黄巢命里的克星?他不怕黄巢日后一旦当了皇帝将他家满门抄斩??当时的情况,也许追击的军事意义已经不大了,酒后就信口说了那么一句戏言罢了,反正史载刘巨容是喜欢说大话的。王夫之先生的话前面说的不一定正确,但后面倒是说到点子上了,这位襄帅,嘴皮子的确大了点,说自己能炼黄金,后来真被那位田大人诬陷了,捞了个身死族灭的下场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种说法:残唐以降,人心离散,各路诸侯明哲保身,并不是个个死力。“这种态度则极普遍。即派往剿伐黄巢的大员如高骈与王铎,亦无不如此。所以战场上谎报敌情,各路缺乏协同,预为流寇留出路,不令他们作困兽斗,有战果不扩张,有时不战先溃成为官军一派普遍现象”(黄仁宇先生《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》)。我个人认为并不如此。唐代离得太远,具体情况很难辨清。就拿太平天国正崛起那时说吧,四处州牧,谁人能抵挡?就是力挽狂澜的曾国藩也曾是几度要自杀的,有一次竟然一时想不开,跳进江里(1857年,湖口之战)。义军之雄,诚不敢与之争锋。当然,末代的王朝,腐败是必然的。但是一个王朝的最后的胜败,要看敌我双方内部情势如何,外部民心的向背怎么样,是诸多因素使然,并非一两个官员就能力挽狂澜的。

    关于刘巨容忠不忠于大唐朝廷的事,欧阳修在《新唐书-186》里说的很清楚,“时僖宗在蜀,公卿多因巨容护赴行在”,并说刘巨容“明吏治”。看来刘的头脑还是很精明的,并非一介武夫。因此,如果他明知道自己是不忠于唐廷的,又何必去自投罗网呢。宋代王溥撰的《唐会要》中记载,僖宗朝宰相23人(位置相当的人),使相60人,“……乐彦贞、刘巨容、诸葛爽、赵德諲、李思恭、时溥……”使相,那可是节度使、亲王、留守等才有的高级衔阶。宋代黄休复的《益州名画录》有描述大唐僖宗皇帝幸蜀的情景:皇帝回銮之日,蜀民奏请留写御容于大圣慈寺。……左卫大将军石守悰,左金吾大将军刘巨容,行在诸军马步都虞候赵及等诸司使副一百余人,每个人物栩栩如生。由此可见,刘巨容之于大唐,那是左右不离的。

    刘巨容的为人怎么样呢?还是那个王定保,在提到欧阳澥时说“中和初,公随驾至西川,命相。时澥寓居汉南,公访知行止,以私书令襄帅刘巨容,俾澥计偕。巨容得书大喜,待以厚礼,首荐之外,资以千余缗,复大宴于府幕。既而撰日遵路。无何,一夕心病而卒。” 刘还是那个大大咧咧的样子,一高兴,要什么都给,什么话都说,大方的很。只可惜那欧阳先生命太薄了,没能把福分享受到次日便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刘巨容最后生死何处呢?按照正史的记载,比如《资治通鉴》等,都说遭田令孜诬陷,最后灭族了。据说襄阳那边的人还念其功德,将其葬于岘山。然而民间有人说,他当夜夜遁了,原因是他的同僚曹全晸夜驰相告。在当今湖北阳新县一个叫小溪的地方至今仍存有一座曹王殿,纪念的就是曹全晸,那是刘氏后人为了感谢先祖的救命恩人给建的。还有江西上湖刘氏族谱里说刘巨容的墓就在他们那里,他最后隐居了。有报道说他的对手,那位赫赫有名的黄巢也是最后隐于寺庙的,想必道高一筹的刘巨容也会隐遁吧,毕竟那是个乱世,他刘巨容不是说过嘛,“朝家喜负人”,何必要愚忠等着受死呢。看来襄阳岘山那里可能只是个衣冠冢,或是假象,或是为了纪念那个曾在襄阳驻守了6年(879-885年)之久的“襄帅”吧。

    至于他最后是否被灭族了,我想当时的情况,来不及跑得人,或许就被灭了,来得及跑的人,或是隐居,或是逃逸,后来还是把种子给传下去了。江西弋阳的刘氏族谱称,单刘巨容的长子刘汾就有14子,100多个孙子……——这莫非又是在吹牛吧,可能是遗传?不过,景福元年(892年),刘汾在江西万年县盘岭群山间的确建立了寺庙,终日禅经呢。“汾念累荷朝廷诏赦,蒙恩不浅。于是将本身居官政事缘由,施山创寺事实,录作二本。一以垂之家谱,以儆后人,勿坠吾志;一以给付僧人,收管山田(刘汾《大赦庵记》)。壹千多年后,大赦庵里香火依旧,这恐怕是那个宦官田令孜在地下所不知的。

    刘巨容,残唐天空划过的一颗将星,那一刻,他是那么璀璨(879年),那一刻他消失的又是那么的沉寂(889年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陈州刘氏宗亲网站 上线于2011年2月 感谢陈洲刘氏修谱组刘方提供本站资料

    总访问量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