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陈洲刘氏 > 一脉相承 > 各地刘氏 >

辈分序列

伯千富德淳

添克日衣玉

金存家希宗

如秉先隽法

彝伦叙复敦

忠清胥孝友

宏远起新声

镇嵩军与刘氏双雄

时间:2013-07-15 22:20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   尽管兴起于辛亥革命时期的镇嵩军匪性严重,时常为祸一方,但在抗日战争中的表现却颇为耀眼。

  专栏/汪先腾 《东方今报》记者。

  近代史上最著名的地方武装当数湘军和淮军,他们在平定晚清叛乱中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。

  在河南,有一支土著武装力量,叫镇嵩军,兴起于辛亥革命,消亡于解放战争。功绩虽不比湘淮,而且时常为祸一方,但在抗日战争中的表现却颇为耀眼。巩义刘氏兄弟是镇嵩军中两位至关重要的武人,他们的一生与这支部队相互成就。

  杨山

  辛亥革命以前,豫西刀客王天纵在嵩县杨山拉杆。王天纵对手下约法三章,一禁奸淫妇女,二禁在保护区和公道区范围内抢劫,三禁私吞公财。不久,杨山聚众千余人,东西数百里内的绿林刀客皆听其指挥。王天纵在杨山召开绿林大会,结拜兄弟十四人:老大老三老四老五早殁,老二张屏,老六即为天纵,老七张治公,老八柴云升,老九姓关,人称关老九,老十陶福荣,十一至十三未知其名,憨玉昆最小。

  除这十四兄弟外,还有永宁山中的丁同声,伊阳境内的李奎元,鲁山秦椒红,宝丰杜其宾,宜阳周凤阁,均与王天纵关系较密。

  武昌起义后,陕西首先响应,光复西安,派河南人张钫兵出潼关,震动北方。河南同盟会党人杨勉斋、蒋我山、刘纯仁、刘镇华、石又謇、吴沧洲等人会集洛阳,图谋举事,并动员王天纵率8000名刀客武装参加反清起义。这批武装成为镇嵩军的基石。

  根据张钫的回忆,这批武装加入到张钫的东征军中,在潼关一带与清军激战。后来王天纵率一支劲旅袭击南阳成功。时南北议和,袁世凯邀请王天纵进京。陕西方面被要求裁军,这批刀客面临着整编。

  张钫、杨勉斋等人不愿看到刀客武装重归绿林,向袁世凯保荐,以巩义人刘镇华为统领兼陕汝道尹,将憨、柴、张三部的4000余人(700支枪)集中在潼关,改编成军,因豫西以嵩山著名,称为镇嵩军。下设三标一营,第一标分统柴云升,第二标分统张治公,第三标分统憨玉昆(马标),炮兵营长武衍周。

  当时镇嵩军还在潼关,被官方视为刀客,后因剿匪需要,河南方面才允许镇嵩军回到豫西。在镇压白朗叛乱中,刘镇华率领的镇嵩军中立了不少战功,这样,镇嵩军才算在河南站稳脚跟。

  神都山

  神都山位于巩义黄河与洛河交汇处,这里有座古典与西洋结合的庄园,即为后来刘镇华修建。刘镇华,字雪亚,一共兄弟七人,刘镇华为大,从小学习四书五经,并考中秀才。后来入保定北洋优级学堂、保定法定专门学堂学习。1908年,刘镇华加入了同盟会,与上述河南党人在豫西一带从事反清革命活动。

  刘茂恩(1898—1983年),字书霖,是刘镇华五弟,初入袁世凯办的模范团受训,后入保定军官学校。毕业后,入其胞兄刘镇华所率之镇嵩军,历任连长、营长等职。

  刘镇华善于钻营奔走,一方面对袁世凯表示忠顺;一方面整饬与扩充镇嵩军的部队,不久即发展成为一个小的军事集团,成为豫西一隅的霸主。

  不久发生二次革命,黄兴派杨体锐前往豫、陕联络民党,策划反袁。杨体锐带了黄兴致刘镇华和陕西民党负责人张凤翔、张钫的信件,路经河南,先见了刘镇华,投交了信件,然后转道陕西。

  为取信于袁世凯,刘镇华派人赶到灵宝杀了杨体锐,把杨带给张凤翔、张钫的信件交给了袁世凯,从而导致了陕西都督张凤翔的垮台和张钫的被拘禁。

  袁死后,直皖两派裂痕显现。1917年冬,陕西革命党人郭坚、耿直、高峻等响应孙中山护法反皖号召,率靖国军围攻西安,讨伐投靠皖系的陕西督军兼省长陈树藩。

  陈树藩兵力单薄,急电刘镇华求援,并许以省长之职。刘镇华率军前进,击退靖国军,解西安之围。1918年3月,刘镇华由北京政府正式任命为陕西省省长。在陕西,刘镇华不断发展自己的势力,两年多时间便发展到几万人。到1922年,他被冯玉祥保荐为陕西省督军。掌握陕西军政大权后,他又利用一切机会,大力扩充兵员,先后收编了绿林马河清、王振、万选才、孙殿英等部,使镇嵩军进入极盛时期,兵力扩充到十万之众,被直系领袖吴佩孚视为“西北长城”。

  1924年,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后,刘镇华投靠山西阎西山。1926年4月,刘镇华围困西安,但在杨虎城、李虎臣殊死坚守之下,西安久攻不下,达八九个月之久。其间,饿、病、冻、战死的军民达5万多人。

  1930年4月蒋冯阎大战(中原大战)爆发后,刘镇华觉得时局难料,不愿附和冯玉祥,遂以考察为名,前往日本、德国游历。临走时,刘镇华把军队的指挥权交给其弟刘茂恩,是为十五军。1930年秋,冯阎败局已定,刘镇华回国,到南京向蒋介石投诚,被任为豫陕晋边区绥靖督办,驻新乡。1932年,调任豫鄂陕边区绥靖督办,移驻南阳。1933年5月,经南昌行营秘书长杨永泰推荐,刘镇华出任安徽省主席。

  镇嵩军的匪化

  无论是贝思飞还是蔡少卿,其同名著作《民国时期的土匪》,都对民国时期地方军队的匪化原因做了分析:第一、大量收编土匪,许多官佐为土匪出身;第二、中上级军官克扣下级军饷严重,为使士兵有所补偿,放任士兵为非作歹;第三、军队私人化,使得兵归将有。

  镇嵩军本来就是以杨山兄弟的杆子为基础,其血液里天然流淌着匪气,憨、柴、张等几个统领在后来的许多年中都允许下面的人去招抚山中土匪。由于军队中被招抚的土匪占很大比例,加之军队教育落后,军队纪律松散,匪化在所难免。

  镇嵩军收编的较大匪帮主要有以下几股。1920年,刘镇华收编张世臣、迈选才匪帮千余人,又招抚著名土匪老洋人张庆部1500余人。1921年年底,刘镇华收抚李老幺部,后者为扩充实力,又容嵩县郭鹏举部土匪千余人。1922年,憨玉琨收抚豫西王振所部千余人,编为补充团。1924年,王振又收编活动在临汝、洛阳、鲁山等地的姜明玉、范龙章匪帮,编为一营,共三个团,如范龙章一度由团队升任旅长、师长等职,后来留下了镇嵩军的口述史。镇嵩军还收编了张得胜、董事武、郑复礼、孙殿英等匪帮。

  民国著名女匪首张寡妇,活动在洛宁、宜阳、嵩县等地,两次被镇嵩军收编。《驰名豫西的张寡妇》一文将她描述得颇具英雄色彩,1933年,张寡妇乘火车由许昌返回洛阳时被捕,庭审两天后被枪毙,时年53岁。临刑时,她态度安详,并称自己是被逼当刀客,但大仇却仍未得报。这也很好地解释了她为什么再次为匪的原因。

  当时豫西一带人民把镇嵩军称为兵匪,嵩匪,又称贼木梳。意思是说,镇嵩军远比溃兵为祸严重,因溃兵来时,人们暂避出去,溃兵只能在村中略作搜寻,即慌忙逃走,百姓损失尚不算太大,而镇嵩军一到,不但要求村民支应住宿、派饭,而且翻箱倒柜,大行掠夺。

  根据《豫陕境内军队的匪化研究》一文的整理,镇嵩军匪化首要的表现是在派粮派款上。憨玉琨初到洛阳,即在城内龙王庙设立兵差局,每天向各街民众按人口摊派蒸馍,每人一天一斤,一直派了一个月,弄得城乡粮食一空。憨玉琨进据豫西后,声称军需紧张,强行向各县提洋4000元。

  其次是预征田赋。麻振武自1924年4月至1927年7月盘踞同州。1925年预征1926~1928年的田赋,1925年又预征1929~1930年田赋,每亩地又加征银2角,并要求大荔县每月供1.6万元。

  此外,敲诈、抢劫、绑票等与土匪无异的行为也经常发生在镇嵩军身上。

  强行种植及贩运鸦片。刘镇华在陕西强迫百姓广泛种植鸦片。以周至县为例,1919年,刘向周至县摊派1000顷烟亩,比清末增加了4倍,规定每亩烟征白银10两,比清末加重10倍。1923年~1925年,周至县烟亩因刘镇华的强派,扩大到3000顷以上,占全县总耕地面积的50%左右。

  一门双都

  1946年2月,刘镇华母亲过八十大寿。当时来巩义刘府祝寿的人非常多。

  有人送刘府一副对联,上联是“兄主席弟主席兄弟主席”,下联是“父司令子司令父子司令”,横批是“天府”。这是因为刘镇华当过安徽省主席,抗战胜利后,刘茂恩任河南省主席。

  抗战后,刘茂恩率15军北上抗日,先后参加过太原会战(含平型关战役)、1939年冬季攻势、中条山会战、豫中会战、豫西鄂北战役等,在雁门关,曾与八路军并肩作过战。据《刘茂恩回忆录》:

  二十六年抗战初起时,我十五军正在大别山剿匪,没有列入抗日军事战斗的序列,迨我七月中旬由庐山受训回来,因感於官兵爱国热诚,乃上电蒋委员长请求加入抗日战斗序列,终於获准,官兵万分兴奋,欣喜欲狂。八月初,奉命率领本军由皖北六安出发,集中汉口,而後由平汉铁路以兵车运输北上。当时我在汉口军次,曾经写寄一封信给家人,说明自己此次出征,决心杀敌报国,不灭倭奴,誓不生还。

  据刘茂恩的回忆,平型关之役,是十五军正式参加抗日的第一次大战役,十五军在中央,十七军在右翼,三十三军在左翼,占领大石口、小石口阵地。日军攻陷大同后,会同多方力量以钳形攻势分别向恒山、五台山区进犯,第五师团(板垣征四郎)主力,及临时配备的关东军独立混成第二十一旅团(酒井镐次),共约1万多人,与十五军激战于平型关,双方伤亡惨重,最终日军被迫撤退。

  据巩义作者河洛龙所撰《民国河南军阀混战历史:镇嵩军传奇》,刘茂恩升任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后,所属15军军长为武庭麟(洛阳伊川人),副军长姚北辰(洛阳县姚凹人,现属孟津县)),都是当年刘镇华的忠实追随者,其中64师师长刘献捷则是刘镇华的儿子。这支部队大多为豫西人,家乡观念极重。1944 年日军制订《1号作战计划》,于4月中旬发动豫湘桂战役,企图打通从中国东北到越南的大陆交通线。冈村宁次集中了华北方面军约9.7万人分三路进攻豫中。此时,国民党第一战区正副司令长官蒋鼎文、汤恩伯部的豫中中国守军有8个集团军,近40万人,但很快溃逃,唯独留下十五军守备洛阳。蒋介石要求:“若15军固守洛阳十至十五天,即督促外围大军增援洛阳。”

  这样,在第一战区大军匆忙西撤的喧嚣中,三支队伍被留下来保卫洛阳:15军的64师、65师,14军的94师(川军),总计大约23900人。从5月11日到25日洛阳沦陷为止,洛阳共坚守14天。15军和94师官兵勇猛杀敌,视死如归,但终因寡不敌众,孤立无援而告失败。

  正因十五军的功绩,蒋介石对刘茂恩颇信任,抗战胜利后即委任他为河南省主席,但在解放战争中,刘氏被击败。随后刘氏家族逃往台湾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陈州刘氏宗亲网站 上线于2011年2月 感谢陈洲刘氏修谱组刘方提供本站资料

    总访问量: